末子桀勒

学习使人快乐

沙雕图使人快乐👏

白羽:

极度ooc
其实六十在和康纳打电话()
六十打来电话说你九百粘锅了

900:笑容渐渐邪恶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未汉化/翻译】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wh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3
Gavin:你是认真的吗?左腿上?
Hank:这边已经没有其他的椅子给他们做了
Connor:副队长说的对,这是最高效的解决方法了.
Gavin:九百,说点什么啊

Gavin:让我走,铁罐!
RK900:不
Hank:哈哈哈哈哈哈

900--------------!!!!!!

腿超短的柯基:

【七夕大礼包】【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kioru

画手链接:http;//kioru.tumblr.com/


授权见P4

传达自己的爱意,到喜爱的人的地方去吧!!!


 七夕之日

愿每个人都能够收到来自爱人的信息

且关系长久并长情

永不后悔这段共度之日

高举马库斯主义大旗

山寨:

傻逼玩意儿
原图P2

hhhhhhhhhhhhhhh变回仿生人hhhhhh
兢兢业业工作的60真不容易

ID:

900日常坑二哥x【又是这沙雕系列

还是之前的设定

前作还有前前作




汉克:“MD!是谁把墙撞裂还搞得一地蓝血?!”

900:“报告阿爸,是二哥干得,你看他头上还有证据!!”

汉克【眼神犀利起来】:“嗯?!!60你。。。”

60:“对是我干的!赶紧把我轰出去吧!!(不想再见到那俩倒霉玩意了)”

汉克:“其实早就想让你搬外面去住了,不过看在你这次这么诚实的份上,我打算一直留你,至少在你报废前,咱都住一起(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900【阴脸坏笑】:“太好了!60哥可以永远跟我们 在 一 起 了!!!”

60:“我。。。我选择报废orz”

码!!!!!!

控师地狱:

占个tag抱歉!



告知一下太太们挂件和车贴都到货了,下单前还请仔细阅读一下tb页面的说明!尤其是车贴的尺寸和使用方式。



通贩链接请戳这里


请注意一下挂件是8cm×8cm亚克力双面钥匙扣,车贴做的是15cm×15cm比较大,小部分轿车尾部(尤其是宝马)可能会贴不下!请太太们自行评判小心下单!由于这个原因,我后续又加印了一批10cm×10cm的车贴,现在已经上架,如果15cm太大贴不下的太太们可以选择购买小款!

太太们贴车贴的时候请注意一下要像手机贴膜一样小心翼翼不然会容易起泡!!以及国际惯例挂件贴膜记得撕掉!


车贴与挂件存在色差,车贴会更偏向橙色并且饱和度更高,我已经把tb展示的图尽力调得与实物色差较小了,但具体颜色还请太太们以实物为准!!


如果评论区有漏at或者错at的太太们的话请让我先道个歉,人数太多可能会出错!

一刷所有车贴挂件已经售空,目前二刷补货中,下单后会拖到18号才能发货,非常抱歉😭

好好好厉害orz献上膝盖

niphredil不讲逻辑:

哈哈哈,经历期末摧残的我来搞事情啦!精灵的期末考试!
几乎所有的材料都是我瞎编的,大家不要在意开心就好
有谁帮个忙,做个标答和评分标准吗?

【柳澄】两位太太在一起,我觉得没毛病

这篇太好了,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是妙不可言,原地爆炸起飞一波

报菜名的梓木:

柳澄cp30天
Day07 双向暗恋
*画手柳x文手澄
*瞎几把写的,没有脑子,看着乐呵乐呵得了
*甜是一如既往地甜


*现实名字=名,圈名=字
*我流柳澄,OOC预警!
*感谢阅读

00.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01.
 晚吟是魔道圈内数一数二的大佬级别的文手。
 他原本ID即是圈名“晚吟”,粉丝多数称一句“晚吟太太”。后来写的文多了,粉丝也见长,便有一群迷妹聚众搞起事来,竟给他取了个“三毒圣手”的诨号,渐渐叫得比本名还响亮,点开评论区一水儿的都是“三毒太太!”“三毒太太又更新啦啊啊啊”“三毒男神我爱你!!”之类的语句。
 而新粉上晚吟太太的,往往会疑惑地四处询问:
 为什么要叫他三毒圣手啊?
 这时,便会有热心粉丝回答:
 嘤,又有新情敌来和我抢男神了。
 原因是晚吟太太有三毒:
 第一,文风奇诡,描写漂亮,比喻出神入化;
 第二,狂捅刀片,突然BE,永远猝不及防;
 第三,即便是刀,依旧好看,让人忍不住为他边哭边打call。
 新粉们便会恍然大悟,同时潸然淌下泪来。
 这概括得太到位了。
 晚吟太太所有文——所有——不管开头是甜是虐还是肉,最后必然以四十米大长刀收尾,前文有多少小甜饼后文就有多少玻璃碴,直把人看得肝肠寸断不忍卒读,若翻回去再看一遍开头的糖,联想后文,即可吐血三升。
 不过最近,有些粉丝暗搓搓在筹划第四毒。



 叫做“我男神贼鸡儿高冷除了对着柳巨巨”。

02.
 晚吟太太向来高冷,除了发文没有半句废话,不回私信不回评论,不参与任何同好群和讨论梗,面对任何撕逼都只是句号一个呵呵一声,可谓高冷无比,也可谓专心致志只产粮业界标兵。
 除了ID@夷陵老 圈名无羡这位画手太太,有时候会发个图艾特他讲两句骚话——不过他似乎最近和@含光君 忘机太太在一起了,与此同时晚吟太太把lofter背景换成一片漆黑,把简介“背景来自傻子@夷陵老祖”直接改成“傻子@夷陵老祖”,遂连个“呵呵”“滚”也不给对方回。



 你说好好的一个直男发小,突然就弯了,能不气嘛。

 彼时魏婴笑他道:哎江澄,你别气,有你弯的时候。
 江澄:……滚!

 所谓无独有偶,隔壁还有一位太太@百战,道上人称柳巨巨,也是江澄这个高冷如鸡之画风。
 问柳巨巨何许人也?
 渣反画手圈顶梁柱级别,来了魔道圈照样撑起一片天,以线条遒劲有力、作品完成度奇高而声名远扬。而他每次发图时,往往只附上“练习”两个字,有时候tag都懒得打,照样热度上千有时破万。这段时间似乎学到新说法,把“练习”二字改成“摸鱼”。



 遂有人评道:

 凡柳巨巨谓“摸鱼”,便如见一九尺大汉骤出大海,捏一柄如椽巨笔,肩上扛硕大无朋大白鲨鱼,淋漓滴血,而巨巨神态自若矣。嗟乎!非等闲之辈可比拟也。

 接下来,发生了另两边粉丝都沸腾爆炸的事情。

 晚吟太太破天荒地转发了这条微博,说,“然也。”

 这一句仿佛开启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此后两个永远只产粮不说话的人突然开始互相投喂,你写现代paro我画画,甚至能在评论区大聊三十回合。虽然是“我要写一篇正剧”“好,我配图”这种极其简短极其性冷淡的风格,但反差之大足以令所有粉丝瞠目结舌,仿佛世界观一瞬间被粉粹成渣渣。

 啥玩意啊?
 咋回事啊?
 他俩啥时候好上哒?
 
 这个嘛……
 要从很久以前说起啦。

03.
 事实上,江澄除了@晚吟这个号,其实还有一个小号,叫@江家小茉莉
 他顶着这个他娘来看也不信这是自己儿子的ID的ID,每天就做两件事情。

 沉迷柳巨巨的画,以及蹩脚地夸他。

 江澄一向处于被夸被吹被打call那一方,一时要表达自己的赞美之情,却觉得无从下手,只好再次翻回自己大号,看一看评论区的各位都在刷啥。
 结果一水儿的都是“三毒太太太毒了,这刀把我看得泪流满面”“三毒太太!!!你为什么要报复社会!!”“男神你要不要这么刀,我和你分手一秒钟”这种画风。
 ……
 江澄气得要摔手机,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的粉丝到底会不会夸人!
 这样想要靠评论勾搭到太太,不知要到猴年马月!
 江澄对着手机屏幕沉吟。
 沉吟了很久,他忽然想到自己最近有出个个人志的打算。于是怀着自杀式的决心,戳开了自己特别关注里,百战这个ID。

 晚吟:柳巨巨,约稿否。

 六个字发出去,江澄已经忐忑得手心渗汗,坐立难安,又感觉这样子实在有失他业界大手的水平,赶紧丢烫手山芋似的丢了手机,跑去冲冷水脸冷静冷静。
 洗了把脸回来一看,柳巨巨效率惊人,短短几分钟已经回复。

 百战:可以。内容?
 
 江澄斟酌着每一个字,删了写写了删,试图维持一个高冷男神做派。

 晚吟:我最新那篇文,随意场景即可。

 百战:好。

 晚吟:价格?

 百战:再说。等我草图。

 那天晚上,魏婴看见自家好兄弟边走路边玩手机,一面低头止不住地笑啊笑。
 他不禁凑过去:“江澄啊,笑这么开心,谈恋爱啦?”
 不料江澄既没有骂他滚,也没有一把推开他,而是春风得意道:“恋爱是什么东西,我不稀罕。走,今晚老子开心,请你吃饭!”
 魏婴:“???”
 完蛋。
 江澄这小子怕是给人下降头了。

04.
 江澄和魏婴一路走下寝室楼梯,路上魏婴专程跑去其他寝室,拉上蓝湛和他哥哥,说“江澄请客大家一块儿乐呵乐呵”,蓝湛本不想来,似乎碍于他哥哥先答应了,只好沉着脸跟着。
 几人结伴走到楼下,正好遇见楼上住的柳清歌。这人篮球水平着实了得,江澄和他可称一句不打不相识,球场上打球打出来的交情,倒比寻常人亲近。
 他看柳清歌一人走在那儿,分明一身是汗,似乎刚刚跑了好几圈回来,眉眼却带着少见的一点笑意,忽然一时兴起,叫住他说:“柳清歌!”
 柳清歌便看向他。他又说:“我请这帮家伙去吃饭,你要不要一起?”
 柳清歌点头,说“可以”。
 于是一行五人直奔校外美食一条街,江澄请客,自然不去街边大排档之类他觉得掉价的地方,干干脆脆引一票人上了一家还像话的酒店。
 魏婴还是忍不住问他:“江澄,如实招来,到底遇上什么好事情呀?”
 江澄一边摸起手机,心无旁骛看着对方有没有回复他,一边道:“不讲,快滚,吃你的去。”
 柳清歌原本安安静静吃饭,半句废话没有,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向江澄道:“借一下手机,联系我妹妹。”
 江澄闻言一愣,顺手递过去:“你下楼时候没拿啊。”
 他递过去时没觉得他手机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递得是相当坦诚坦荡,看手机到了柳清歌手里,才猛然惊觉自己方才在干啥。
 ——好像他正打算切个号去给柳巨巨打call。
 ……
 卧槽!!!
 江澄内心一口凌霄血,汗流如注,转念一想,“哎柳清歌这小子又不可能认识我ID”,稍微不那么忐忑了些,只是依旧紧张不已,盯着柳清歌。
 柳清歌似乎什么异样也没发现,切到电话栏给他妹妹打了个电话,和她说“今晚江澄请吃饭,晚饭你自己吃”云云,末了挂掉电话,还是一张冷然俊脸,递回手机,不忘加句“谢谢”。
 江澄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回落下去。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柳清歌看起来安之若素,心里已经炸成了一朵烟花。
 还是十六响飞天礼炮那种。

05.
 江澄就是晚吟。
 江澄还有个号是他的粉丝。
 喜欢的太太,是,他的,粉丝。
 柳清歌那天晚上回去,连步子都发虚,一步一步像走在棉花里,恍恍惚惚如梦境。
 他回寝室第一件事,就是捞出数据板,抄起压感笔,伏案疯狂画起画来,速度之快,让人怀疑笔尖和板子摩擦起来已经可以着火起电。
 至于晚吟太太最新写的文。
 还得着再专门去看吗?
 他起码看过不下十遍!
 说到这里,咱们得提一点。
 柳清歌也有一个小号,是他妹妹知道他喜欢晚吟太太的文,怂恿之下去开的。
  ID是@晚风知我意
 于是柳清歌在大号是发了图就跑,小号上又不知道如何写评论夸晚吟太太,在对方的文字面前似乎任何言语都显得相形见绌,只能每每都说“好”“很好”“一如既往很好”等等。
 人生真是大起大落。
 他居然住在喜欢的太太楼上!
 柳清歌爆了一晚上手速,第二天上午顶着黑眼圈发出半成品图。
 
 百战:给。
 
 楼下江澄一秒钟炸成天上最灿烂烟霞。
 卧槽这人会读心吗完全就是他脑子里的场景啊!!!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江澄几乎想抱着手机在床上滚一圈先,但考虑到要是被魏婴一定会大骂他傻逼,还是勉强忍住了。

 晚吟:很好。

 晚吟:……价格?

 江澄现在想把全世界都给柳巨巨,尤其是钱。而且希望他往高了开,越高越好。

 百战:……

 百战:给你。不收钱。

 晚吟:不可。为何?
 

 拿着手机的柳清歌:……

 问一个画手为什么要无偿给别人画画?

 当然是因为喜欢那个人啊。
 
 柳清歌想了个折中办法,道:

 百战:那你写篇文。给我。

 晚吟:好。

 于是江澄摩拳擦掌,以不吃不喝之势,肝到魏婴以为他会走火入魔爆肝而死之际,写了一篇贼长的文。
 看得粉丝纷纷落泪。
 晚吟太太居然写了HE!!
 而柳清歌心里舒一口气,终于能用大号和他说两句了。

 百战:谢谢。很满意。

 晚吟:你我之间。不必客气。

 柳清歌看得心脏快骤停。



 而江澄……



 江澄说完这句,自己都捂着通红的脸倒到床上去了。

06.
 有一便有二,柳清歌和江澄从那以后开始频繁私信,虽然两个人至今说的话,加起来可能都没有魏婴聊起天来十五分钟多,但嗑毕竟是唠起来了,关系毕竟是近起来了。
 而江澄转发那条微博那天,忽然感觉自己像是直男多年,突然出柜。
 ……好像哪里不对。
 粉丝之潮浩浩荡荡,有大声叫卧槽的,有劝各位别太大惊小怪的,更有甚者还叫起“三毒别蹭我家太太人气”。
 江澄呵呵。
 然而,还没等江澄撸起袖子大干一场,赫然便见柳巨巨回道:

 “他就是我家的。”

 江澄:……
 允许我暂时失去语言能力。
 半晌过去,魏婴正巧回寝室拿东西,见江澄坐床头捧手机默默无语,不禁问道:“你又咋啦?”
 江澄答非所问:“魏婴。你知不知道,做装裱可以去哪里?”
 魏婴莫名其妙道:“你要裱什么东西?”
 江澄握紧手机:“屏幕截图。”
 魏婴头上一百个问号:“江澄。你怕不是有毛病!”
 
 当天下午,柳巨巨发来私信,问他能否面基。
 江澄心思飘飘然,哪有不答应的道理。看了看对方约的地址,哎还挺熟悉,就在自己学校附近。
 居然是对面美食街里一家酒店。
 江澄琢磨,难道柳巨巨和他一样,也是这所大学学生?
 江澄不敢多想,当晚把自己收拾妥当,走出去估计能迷倒一溜儿春心萌动少女,忐忑不安全埋在心里,气宇轩昂下楼去。
 楼梯上遇见柳清歌,竟然衣装齐整,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仿佛去赴某家婚宴。
 江澄多见这人穿一身球衣,球场上挥汗,跳跃扣篮时露出腰腹部紧实肌肉,何曾看过他拾掇得这样正式,不由得一愣,却问:“柳清歌。今晚还打球吗?”
 柳清歌看了他一眼,江澄似乎从那双眼睛里看出埋藏得很深的热切。柳清歌顿了一顿,好像在想该如何回答他,最后说:“不了。要去见喜欢的人。”
 江澄愕然,没想到柳清歌如此笔直的一个直男——他是亲眼目睹过柳清歌以“多喝热水”回答向他说“思你成疾”的女生的——居然还有个心爱之人。
 而他居然从未听过这家伙说起。
 不知为何,江澄心里腾起一点儿酸涩,似一支鱼刺梗喉中,不大舒服。
 他半晌才道:“呵,是吗?那可真巧。我也一样。”
 江澄这话没半点祝福语气,若只看这一句,浓浓嘲弄意味拿枪带棍而来,很不客气。
 但柳清歌知道江澄接下要去见的人就是他,无半分不快,胸中一阵暖潮汹涌,心脏怦怦直跳。
 他怕自己开口就要笑,便缄口不语,一路默然与江澄同行。

07.
 江澄觉得哪里不大对。
 柳清歌已经和他同路一起走到到校门口了。
 看这架势好像要去的地方也是同一家。
 江澄内心一串问号,但柳清歌一脸严肃正经甚至还有些虔诚,又不大好意思问他。
 两个人就这样走进店里,走进大堂,走到同一张桌子前,然后一同坐下。
 江澄:“……你干啥?”
 柳清歌:“等人。”
 等某人发现他就是赴约那个人。
 江澄:“……哦。”
 江澄掏出手机,点开和柳巨巨的聊天界面,不觉间正襟危坐起来。

 晚吟:我到了。

 百战:我也是。

 晚吟:???

 江澄举目四顾,看了大堂里一圈高谈阔论的中年大叔、娇声细语的年轻妹子、活力四射的小伙子聚餐……
 不会柳巨巨就在这些人里面吧?
 正一脸懵懵不知所措时。
 忽然听对面传来一把熟悉嗓音:“看这儿。”
 江澄心里咯噔一声。
 转过头来,柳清歌正含笑看他,目光似雨落时春水中微微泛起涟漪,波光晶莹。

 “……你?”

 “我。”

 这对话却似打哑谜,江澄气急道:“你——你不是说你去见喜欢的人?!”

 “喏。”柳清歌朝他扬了扬下颚,理所当然般道,“就这个。”
 
08.
 江澄正在吃面。
 在柳清歌对面吃面。
 他一边吃一边试图消化刚刚听到的惊人事实。
 柳清歌=百战=柳巨巨=他很喜欢的画手。
 妈耶。
 这是什么魔幻现实主义世界?
 江澄视线转下,看了看柳清歌的碗。
 有很大两块牛肉。
 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碗。 
 有很大两棵青菜。
 江澄想着自己居然被蒙在鼓里这么久,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抄起筷子把自己的青菜飞进柳清歌碗里,接着飞夺其一块牛肉。
 柳清歌抬眸淡淡看了他一眼,空气中似乎杀气顿生。
 正当江澄以为他下一步即将挥起筷子将自己斩于马下时,柳清歌默默低头,把另一块肉也搛进了江澄碗里。
 江澄目瞪口呆,半晌才道:“谢谢……”
 柳清歌轻描淡写:“你我之间。不必客气。”
 江澄:……
 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从喜欢的人嘴里再次说出来真不是一般的羞耻啊啊啊!!

09.
 江澄感觉自己活在梦里,连柳清歌结账都没来得及去抢一抢。
 回过神来时,两个人已经并肩走在回寝室的路上了。
 忽然听柳清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轻声说:“那咱们就在一起?”
 “啊,嗯。”江澄听见自己的声音回答道,“……行。”

10.
 柳清歌回去后,缓慢而精细地画了一张画。
 画面里江澄穿一身风衣,身型修长。清风吹过时衣摆飘摇,鬓发微乱,衣襟轻响,唯有一双杏目中眼波凝顿,是不改的模样。
 柳清歌那天第一回感觉到,世间确实会有这么一个人,他向你走来,万物一瞬皆化为背景,你眼中唯见他。
 而后才是因他而明亮起来的整个世界。
 
11.
 柳巨巨这回发图没说摸鱼也没说练习。
 他说“如有意,慕晚吟”。
 然后把原本一个字也没有的简介改成了“圈名清歌”。
 正当众人齐爆炸,等着看又有什么大新闻时,晚吟太太发布其个人志《晚来吟清歌》一宣。
 本中所有插图全由柳巨巨一人承包,大有“这是我家的只能我来喂”之意。
 各界粉丝被塞了满嘴狗粮,双方迷妹喜极而泣,我男神终于找到了对象,虽然不是我,但是我的另一个男神。
 没过几天,柳巨巨个人画集《清音歌晚吟》发布预售,看本宣图片,G文赫然只有晚吟太太一人。
 据拿到本子的粉丝称,这辈子没见过晚吟太太写文写这么他妈的甜。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柳宿眠花 太太表示,就让我来扛百晚圈大旗,肝百晚百晚粮食!
 隔壁@夷陵老 太太怒而发声:开什么玩笑,晚吟这小子怎么可能是受!
 两方对峙,火药味正浓,双方粉丝或是捏一把汗或是期待掐cp,不料无羡太太话锋一转继续道:他明明是总受啊哈哈哈哈哈!!
 围观群众:……
 好的吧,太太开心就好。

12.
 今天的百晚圈依然有许多粮食。
 哎,美滋滋。

13.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君既知,与我两心同,与我共情衷。
 所爱咫尺近,不曾语别离。

Fin.

——————————————————

真希望柳澄圈能真的有那么多粮食哦……
不要脸地卖个安利:最后一段改自原创《七年之痒》,写的是我校前校长x副校长……